返回首页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校园动态>>浏览正文

让精彩的“想法”成为"行动”

时间: 2011年10月31日 来源: 嘉高实验中学 作者: 徐文兵 点击: 【字体:
 

记得我在看李镇西的教育论著时,曾经摘抄了这么一句话:“从某种意义上说,教育就是改造人的思想,每一个教育者都应是有思想的人”。

    在现实生活中,有许多的事的确会让我们产生一些“想法”。同样,我觉得作为教师,在教学中有许多的事和许多的现象也会让我们产生一些“想法”。“想法”的触发点人人都会有、处处有、时时有。可从某种意义来说,也许是简单的、是需要求证的;我们的“想法”只有经过了一番思考和论证,甚至是辨论,才有可能成为较为系统的、较为深邃的、逻辑性更强的“理论”。

不少人产生了一些“想法”之后,很快就丢弃了,让“想法”如同火花一样,一闪就灭了;也许,我们还有不少非常有价值的“想法”,都白白地夭折在了自己思想的摇篮中。要知道,丢弃了一个个“想法”,就等于放弃了一次次上进的机会。

我觉得,要让自己所教的语文课充满灵气与活力,成为一堂精彩的语文课!我觉得应该做到读懂教材;有自己独特的一套教学方法;读懂我们的学生。做到这三点你就可以使每一节课都那么精彩!

首先:一定认真钻研教材。

要反思一下:我们所教的语文课本来应有的灵气与活力是怎么会失去的?一方面教材选编的是很美的文章,一边是你必须要面对的应试考试。在上每一堂课时,你就要有“想法”,敢于去预设学生在这篇文章中,学生会有怎样的疑问?哪些是他们不能理解的?你应该要反复地研究。哪些你要去多加诠释的,哪些你要少讲甚至不讲的!怎样让他们既能享受文学之美带给他们心灵的愉悦,又能够掌握必要的语文知识和基本的分析解题技巧。

其次:有自己独特的教学模式和方法。

我们上课的教师,有的老教师依据自己的经验去讲课,有的青年教师则从教参或从网上去下载去讲课;我发现有不少语文教师非常迷信名家。这里的“名家”既指课文课文中所涉及的一些著名的作者(作家或专家),也指语文教育界的教改名家。这种“迷信”是导致教师自动关闭了自己独立思考的大脑,一切按照名家的“说法”或“做法”去做。

我觉得课文只是个“例子”,而许多教师习惯于把课文当作“圣经”而不是“例子”,不敢越教材的雷池一步,甚至连课文后的一道题不讲到,心里就会不踏实,晚上觉也睡不好,有必要吗?这不是对于教材的讲解到了牵强附会,甚至是强词夺理的地步了吗?从操作层面上讲,语文教学的模式是必不可少的,但对程序化教学的迷信,也是造成语文课死气沉沉的原因之一。

第三:分析我们所教的学生现状,读懂他们的心声。

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特点,我也扪心自问,究竟有没有自己教不好的学生?“不好的学生”存在吗?对此我深有感叹:

(一)如果说“没有”,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非常理想化了,就只差学校教育这一环时;第二,“好”的标准不是一个标准,而是针对每一个具体学生,让他在原有的基础上有所进步,这里的进步可能是综合的,也可能是某一方面的。

(二)、如果说“有”,是因为在现在的评价背景下,即使老师“会教”,可“教不好的学生”仍然大批量地存在。我觉得道理很简单:无论高考还是中考,都是选拔性考试,其目的就是要让一部分学生被淘汰,即被“教不好”――都教好了,还怎“选拔”?索性高中也义务教育,大学也义务教育,就不会有教不好的学生了!然而,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梦想而已!不想也罢了!

(三)、“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我记得最早是老教育家陈鹤琴先生说的。现在被不少教育者广泛引用,而且引起了争论。陈鹤琴之所以这样说,在我看来,他是强调教育者对孩子的一种责任与信念,和教育者基于这种责任与信念对自己的严格要求。这句话的真理性在于:不轻易对任何学生丧失信心。

如果你绝对要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那为什么会出现学校之间的“生源大战”呢?因此我就觉得,这句话是错误的!

既然我们的学生是这样的现状,我们就必须去面对,也许他们在数理化生方面远远低于嘉高的学生,但我总认为他们的语文不该差得那么多,应该可以与他们缩小差距,我可以在教书的同时多去培养学生的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也会适当地教会我的学生在严酷的升学竞争中,去训练的语文的“生存能力”。

我一直坚信:没有了纯真就没有了纯正,没有了童话就没有了梦想,没有了对善的一往情深的爱怜与呵护以及对美的一往情深的憧憬与向往,那么学生就会成为一个“颓废”的人,也许我们不能培养出几个一流大学的学生,但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培养更多的拥有善良、诚挚、同情心、助人精神以及对一切有生之物和美好事物的关切之情等品质的学生!,让我们的教育不仅仅是教给学生以生活的技能和生存的智慧,还应该给学生以“人之为人”的精神世界。

我忽然想起《论语》的《沂水春风》,当孔子问及学生们的志向时,子路等人踌躇满志地大谈安邦治国之理想,孔子却不以为然。随后他问曾点:“点,尔如何?”,曾点从容不迫地应道:“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五六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曾点的意思是说,在暮春三月的时候,穿上春天的服装,相约上五六个成年人,五六个小孩,在沂水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儿走回来。比起子路等人,曾点的志向似乎并不“崇高”,但他的话立即引起了孔子的共鸣,孔子情不自禁长叹一声说:“吾与点也!”从他对曾点的赞赏,我间接地感受到了孔子所追求的一种教育模式和境界,这就是师生(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以及人与自然的和谐!

这不由地使我们想像到了这样一幅美好的图景:在春光明媚的原野上,孔子和他的学生们或席地而坐谈经论道,或迎风而跑,或歌咏,或舞蹈,他们的歌声在春风里和阳光中洋溢开来,他们的笑声蓝天和白云之间飘荡,这么一幅令人神往的教育图景啊!

如果,我们也这样教学生,那该是多么精彩的课堂啊!我一直梦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