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热门关注
  站长推荐
位置导航:首页 - 生活随笔 - 新的学习素养:读《四个维度的教育:学习者迈向成功的必备素养》
新的学习素养:读《四个维度的教育:学习者迈向成功的必备素养》

生活随笔  加入时间:2017-08-11  徐文祥  点击:

     重要的书读三遍才能领会其意蕴。暑假参加市本级高中校长培训班,在华东师大出版社书店购得好书《四个维度的教育:学习者迈向成功的必备素养》(华东师大出版社,2017年3月版),作者是查尔斯·菲德尔、玛雅·比亚利克、伯尼·特里林,罗德红译。

    查尔斯·菲德尔(Charles Fadel),全球教育思想领导者和专家、未来学家和发明家,课程重构中心的创立者和主席,哈佛大学研究生院的访问学者,畅销书籍《21世纪技能:为我们生存的时代而学习》的合著者。玛雅·比亚利克(Maya Bialik),作家、编辑和课程重构中心的研究经理,热衷于个人和政策层面的科学的意义阐释和应用,拥有哈佛大学的思维、大脑和教育的硕士学位。伯尼·特里林(Bernie Trilling),21世纪学习咨询者组织的创立者和CEO,P21组织和美国领导力论坛的高级研究员,《21世纪技能:为我们生存的时代而学习》的合著者。

    在书中,作者秉承相关的和整合的思维,论述了21世纪的生活具有不稳定性、非确定性、复杂性和多重意义性,提出教育应该培养学生的适应能力和多样化才能,重点分析了与21世纪相关的课程的四个维度——知识(学生知道和理解的内容)、技巧(学生如何应用)、个性(学生的行为和投入)和元学习(学生如何反思自我,如何通过持续学习调整自我,如何基于目标发展自我),作者设计了跨学科知识框架,阐述了创造性、批判性思维、交流和合作的技能框架,分析了心智觉知、顺应力和领导力等性格品质框架,比较了元学习的不同水平。

    下面是作者的一些观点和我的认识。

    “教育成功不再是对内容知识的复制,而是将我们所学的外化和应用到新的情境中。”我们现在的基础教育,大多是对知识的复制,在互联网流行的今天,我们仍片面强调知识的复制,而不是知识的迁移。

    “世界再也不分专才和通才。专才具备深厚的技能但视野狭隘,他们的专业才能得到本领域同行的认可,但难以推展到领域之外。通才具有广阔的视野但技能不深。越来越多发挥作用的是多面手,他们能够将深度技能应用到不断发展变化的情景中,逐步拓展经验和活动的视野,获取新的素养,建立关系,承担新任务。”今年浙江省新高考填报志愿,以专业为重,而大学里则以通识为主,又造成虚假的“二元分裂”。

    “创新很难是个体孤立工作的成果,更多的是我们动员、分享和链接知识的结果。在这个新世界中,学生需要与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进行合作,欣赏不同的观点、视角和价值观;需要决定如何求同存异、相互信任、合作共赢;他们的生活将受到不同国家观念的影响。”联想到现实学校中的“学霸”现象,将学习看作是“霸占”,而不是“交互”,过分强调“竞争”,而失去了“分享”,几乎所有的高考状元无一在本领域里有所成就,足以说明了这一点。

    “我们的学生在继续学习原来的课程,没有作好面临世界挑战的准备。”“VUCA是易变、不确定性、复杂性和模糊性的首字母缩写,是用以描述我们未来的新创词。”“我们人类习惯于作线形思维,指数增长对我们而言是个难以掌握的概念。”“当我们开始共同考虑一种可替代价值观——全球可持续性和个人的自我实现——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回应两股力量。推力是基于我们当今价值观所带来的需求和焦虑,拉力是基于转换所带来的更美好的社会体制。”我们必须自问的是,我们的课程为未来作好准备了吗?面对世界的易变性,我们又准备如何来应对?我们如何在“推力”和“拉力”之间寻找平衡?

    “多用户视频游戏替代,源于媒体过度使用的成瘾和退化行为,电子阅读相对纸质阅读的低阅读理解能力。然而,造成这些后果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人们对新技术的适应性和使用现有技术的方法。我们不可能阻碍或者减缓发明和技术的进步,但是我们可以做到如何在我们的生活中慎重使用。”比如,如何看待学生在家里使用电脑?是否能让高中学生在学校的某个时间段使用手机?如何对待现代技术的二面性?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思考和思索的。

    关于课程惯性,作者分析得很透切。“课程的历史惯性的机制是什么?在政策层面,大部分国家的,由于领导者每隔几年的选举和更替,必须应对教育内在的动荡性。首先,在人类知识和权威层面,课程内容专家常常拥有决策权。由于他们忠实于他们的研究领域,他们也发现打破自己领域知识的整体性是非常困难的,即使某些部分的知识已经过时或者作用不大了。其次,对于专家来说,他们了也很难在传统的知识领域增加新的科目,另外,专家的学术水平经常使他们的做法脱离真实世界的要求,有时候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学科正在以某种方式被应用到非学术领域的专业情境中。最后,这些课程内容专家强调本学科其他国家的专家获得的相应课程评价,他们试图进行调整和模仿,倾向于群体思维,很难有高度创新的能力表现。”可以说,我们现在的课程改革被“某些专家”霸占了“话语权”,有些时候他们自己也“解释”不了,因此造成了“课改”的混乱。

    “中庸”是我们处事的主要方式,作者在书中,要求我们必须坚决摒弃二元分裂论,为了使21世纪课程成为真正的整体课程,必须综合和平衡教育的不同目标:“现代知识和传统课程;深度和广度;STEM和人文学科;灵魂和肉体;知识、技能、性格和元学习;结果和过程;个人和社会的目的和需求;全球和本土视野;深度内化和灵活性;社会进步的思想和对本土标准的尊重。”

     学生到底要掌握哪些技能?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研究:“优质的教育体制必须使学习者持续改变素养,同时获得甚至发展新的素养。这些素养是多样化的,包括核心技能、内容知识、认知技能、软技能、操作技能等,使我们在某个特定情境中能够满足复杂的要求,成功和有效地完成复杂的活动和任务。”

     “当我们改革如教育体制这么复杂的巨大实体时,我们必须明白它不可能一蹴而就。改革什么(评价和标准)和如何改革(课程和专业发展)均需要时间。”这一思路为我指明了课程改革的基本思框架。

    关于“知识维度”。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新知识的产生数量和处理这些知识的便捷程度都产生了实质性的变化。当前,许多新知识的表征可采用新的技术,如大数据、云处理、人工智能和可视化技术。传统的教育体制也倾向于鼓励(可测量的)知识数量,而不是强调理解的深度和运用知识的素养(技能、性格和元学习)。

    关于“学科科目的价值性”。实践性——在日常生活中,在未来许多工作前景方面,学生需要概念、元概念、过程、方法和工具,需要该学科的分科、科目和主题。认知性——学习科目可发展高层次的思维,如批判性思维、创造力和品格发展,它们均可以被迁移到其他科目和情境中。情感性——科目领域内在的美和力量是我们人类的巨大成就,是学生学习动机的源泉,有助于学生理解世界,应该传达给学生。当学生能够深入知识领域,在观念之间形成关联的时候,他们的学习将得到极大的促进,拓宽理解和素养的深度和宽度。

    关于“部分、系统、关系和视角”的关系。部分——不断发展观点和物体的复杂表征;系统——解构观点,进行各种各样的部分|整体之间的互动,将它们重构为新的综合概念;关系——融解事物之间的联结;视角——从不同的视角理解事物。

    关于“技能维度”。学习者不只是听、读和进行例行公事式的练习,而是通过探究、辩论和包容差异化的观点等,锻炼更高级的思维技能。事实上,教育迁移是将在某一情境中的学习内容应用到另一个不同的情境中,但是教育目标的迁移难以描述。教育中的一个长期争论建立在这样一个假设上:技能的教学有损于内容知识的教学。但研究表明,如果教学中没有技能的参与,对知识的学习是被动的,知觉经常停留于表层(知识可能被记住,但没有被理解,不容易被重复使用,或者容易忘记),因此,这种知识不容易转化到新情境中。只有将技能应用到内容知识中,深度的理解和在真实世界情境中的应用才可能发生,由此彼此才能够相互促进。开放式、问题式的学习比只有一个正确答案的纸笔练习更有可能鼓励学生创造性地思考。如果学生没有形成必要的技能,过于开放性的作业将令学生以难以应付,无法产生预期的技能。当学生合作学习时,他们对学校、科目领域、教师和合作学习伙伴均持更积极的态度。

    关于“性格维度”。性格教育是关于获得和强化美德(性格)与价值观(信念和理想)的教育,它培养学生为圆满的生活和繁荣的社会作出明智选择的能力。性格教育的目标:建立终身学习的基础;支持家庭、社区和工作场所的成功的人际关系;发展可持续参与全球事物的个人价值和美德。21世纪的技能(4C,即创造性、批判性思维、互动和合作)是习得和应用知识、取得工作成就和进行公民生活的基础,但知识和技能完全不足以为学生迎接未来的挑战作准备,而性格品质可以更好地预言学生未来学习、富有成效的工作和职业、积极承担公民责任等方面的成功。

     关于“元学习维度”。元认知是对思维进行反思的过程,由于它涉及自我反思个人当下的处境、未来和目标、潜在的行为与策略以及各种结果,它对学校和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很重要。迁移是所有教育的最终目标,因为我们期待学生内化他们在学校的学习,将其应用到生活中。相关研究界定了元认知过程的三个水平:将已经用动词表述的认识动词化(例如,回忆故事中发生了什么);将非动词化认识动词化(例如,回忆如何完成魔方游戏);将动词或非动词化认识的解释动词化(例如,解释如何应用所阅读),而只有最高层次的(第三个)元认知过程可改进问题解决的结果。

     读完全书,可能会对我们原有的“三维目标”概念打上问号,“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中是否和“知识、技能、性格”相对应呢?而在现实中,我们是否缺失了 “元学习”目标呢?了解了新的学习素养,作为教师,我们又该何为呢?!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