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更新
  热门关注
  站长推荐
位置导航:首页 - 生活随笔 - 历史学者眼中的教育:读《美的相遇》
历史学者眼中的教育:读《美的相遇》

生活随笔  加入时间:2017-08-15  徐文祥  点击:

    上个月华师大培训期间,淘到《美的相遇:傅国涌教育随想录》(华东师大出版社,2017年6月第一版)。傅国涌,历史学者,独立撰稿人,1967年生于浙江乐清,现在杭州家中读书写作,主要关注中国近代以来的社会转型,特别是百年中国言论史、知识分子命运史、企业家的本土传统、民国教育等。

    傅国涌在《美的相遇:傅国涌教育随想录》一书中,很多文章、演讲中提出了“教育相遇论”构想,且有一定的原创性。书从“与民国相遇”、“与教育相遇”、“与教育人相遇”等层面,通过大量的故事、案例、细节,阐述了“教育相遇论”的精神意趣,即教育中的相遇都是美的。

    在书中,作者不是从“工具论”的角度来诠释教育,更多的是从“价值论”的视角为我们打开了一扇天窗,如何认识教育,如何认识民国的教育,如何认识民国的教育人物,如何认识现代的教育人物。

    关于“教育”的意蕴,作者认为,“教育就是在时间的变化中寻找确定不变的价值。”“教育是种庄稼式的农业,要收获有生命的果实;教育不是流水线上的工业,可以批量生产没有生命的产品。” “教育就是触摸人类的心灵,因为教育本身是柔软的,不是刚硬的。”“教育就是要造就无数的萤火虫,而不是造出一盏盏电灯来,电灯没有电就不会发光。教育是创造千千万万活的萤火虫,自己内部会发光,自己就是光源、光体”,“教育就是播种,到底把学生培植成怎样的人?教育要面对活生生的孩子,他有各种性情,你不能把他当作一个冷冰冰的产品来对待。你也不能把他当作一棵树来看待,他要比树更丰富、更复杂、更有想像力、更有可能性”。“教育不仅是一种相遇,也是一种选择,教育是人主动选择的结果,教育不是天上自然降下来的雨水,不是天上自然出的太阳,教育是人主动对自然、对社会乃至一切挑战的回应,有极大的主动性”。

    关于“教育目的”,作者认为,“教育是要成全人,让每一个人成为他自己,最好、最美的自己”,“教育最终就是要孩子认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世界的关系,通过接受教育,一步一步拓展出一个更大的世界”,“让学生成为有什么样品格的人,才是教育最关心的,至于将来做不做大官,发不发大财,教育根本不关心。教育从来不在乎培养天才,教育从来不关心能不能产生多少个获诺贝尔奖的人,那不过是副产品。教育只关心你是不是成为一个诚实的人,一个和平耐劳的人,一个智仁勇恒的人”,“我们的教育,提供的是“常人”教育、“常态”教育,而不是“天才”教育、“非常态”教育。天才不是靠学校教育培养的,他在任何环境下都可能通过自己的方式脱颖而出,当然学校会给他提供一些契机。学校办担负一个责任,就是让普通人成为精神上健全的人,成为文明社会的正常人”,“普及教育归根到底就是要造就“人中人”,而不是“人上人”,天才的横空出世不是教育所担负的,尤其不是普及教育担得起的责任”。

    关于“好”的标准,作者认为,“衡量一个好学校、好课堂、好老师的标准是什么?也可以看看有没有故事”。“一所好学校的定义就是有好老师、好学生和好课程”。

    关于“中小学的地位”,作者说,“一个人的格局尺度往往是在中小学时代奠定的,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小学决定着人的一生”,“小学在一个人的生命历程中占有怎样的地位,也许因人面而异,但可以肯定的是,少年时代在求学生涯中最为宝贵,此时遇到的老师很可能影响人的一生,这是启蒙的时光,具有极大的可塑性。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发现,比大学更重要的是中学,比中学更重要的是小学”,“毕竟小学还是能让学生做一些“无用”的事情——无用的事情,恰恰是最有用的;那些有用的,也许恰恰是没用的”。

    关于当下的“公开课”,第一太浮浅,第二太抒情。进步是技术性的,退步是价值性的,如果太注重技术层面,就是让人感到很有卖点,而缺少的是生命的对接,生命的交流,没有把真实的生命呈现出来,没有把真实的思想呈现了出来。真正的好课堂,就是让学生理解老师的意思,中间有对话,更有内心的交汇,如同一条血管,如果没有这条管道,你的课讲得再好也没有用。        

   关于“教师的作用”,“学生在老师这里学到最多的其实不是知识,因为知识永远学不完的,每一个人的知识都是有限的,但是可以透过他的性情和魅力,让学生感受到老师身上的力量和美德,这是在传送价值”,“你必点燃我的灯”,教育就是要点燃学生那盏灯。你做了几十年的老师,哪怕有一个学生的灯被你点燃,你也是可以得到安慰的,何况你有可能点燃更多人的灯。从这个意义上说,教育者其实就是“燃灯者”,其伟大的工作就是擦亮火柴,点燃讲台下面那些还没有被点亮的灯。“一个好的老师就是在闲聊中说得出人生的道理,他的生命中有很多饱满的东西,他的身上有道德的勇气和责任的承担,他的学问是经过自己深思熟虑,在时间中反复地磨炼出来的。学生真正记住,并进入他生命的东西往往不是知识点,不是考试内容,而是老师的生命跟他的生命产生碰撞,产生强烈共鸣的瞬间”,“如果其他老师提供一面墙,那么优秀老师就是一扇推开的窗。有了窗户,我们就能眺望世界”,“做一个有故事的老师,一个进入了许多学生生命记忆当中的老师,比知识更有吸引力的是他苦苦求索的精神,是他在人格上的坚持”。

    关于“教师的专业发展”,作者引用爱因斯坦曾说:“用专业知识教育人是不够的。通过专业教育,他可以成为一种有用的机器,但不能灰飞烟灭一个和谐发展的人”,“生活在下班之后才开始。作为老师,起码应该有自己的闲暇时光,课堂以外的时间是属于我们自己的,我们可以尽情地追逐自己想做的事情”,“你的业余爱好就是你人生最重要的部分,业余才是你的本质,因为你真正喜欢什么,你才会去玩什么”,“小处着手、大处着眼,教育的生命正是体现在细节中。教育毕竟不是空中的事业,而是脚踏实地、得寸进寸的事业”,“我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但可以改变我的课堂”。  

   关于“知识分子的底气”,作者写道,“对一个独立知识分子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启蒙他人,而是自我启蒙为,所以读书,读书,除了读书还是读书,读书是人生第一重要的”,“一个真正的完全现代型的知识分子”应该具备的“五项条件或特性”:独立、自由的个人;直面现实的勇者:对历史、对社会、对人生不负、不诬、不饰、不隐、不昏;专门知识的依托:独立的学术、真知灼见、锲而不舍;独立技艺的赋有:或文章、或技术、或才艺;生产或创造思想的能力:能给某个时期或某个领域作出规范。同时,作者提醒我们“两个警惕”,一是警惕才华,才华是有限的,是有天花板的; 二是警惕成功,成功是一种毒药。    

    对当下现实的看法,作者也比较独到:“我们所处的时代特征有三:泛货币化的时代;泛娱乐化的时代;本能化的时代”,“自唐代以来有这么一个规律,凡是经济繁荣了,一定会出现四个现象:富人们一定开始消费奢侈品;收藏品市场空前活跃;富起来后会做一些小慈善;养生盛行,对身体越来越在乎”,

   当我们在提倡智慧教育的时候,作者给我们提了个醒。“真正的哲人,最高的境界就是他的超越性,而不是他的智慧”!

   跳出教育看教育,从局外人的角度来看以教育,似乎我们对教育又有了新的认识。

0% (0)
0% (0)